快捷搜索:  as

辽侯说笑了,莫非某还能给辽侯你变出粮食不成

李林看着张辽一脸落寞的转过了身子,心里忽然一动,立即喊道“文远将军!”
 
    背过身子的张辽忽然听到李林竟然叫了自己一生,神经又紧绷了起来,回身拱手道“不知辽侯还有何事?”
 
    李林笑了笑道“无事!无事!不知打某请文远将军道某帐内一叙可否?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……”张辽迟疑了一下,只见李林根本不给张辽机会,一看张辽的样子,李林立即道“有请文远将军!”
 
    “有请!”李林话音刚落,几名士兵立即一伸手,说了一句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好!”张辽咬咬牙,自己都已经不惧怕生死了,还会怕什么,况且眼前的李林也不会给自己机会让自己选择,点点头,张辽向前走了上去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将军!将军!”一旁的曹军俘虏解释担心的叫了出来,张辽并没有说话,而是瞪着眼睛,看着李林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林将张辽带到了自己的帅帐之中,伸手道“来,文远将军,坐!”
 
    张辽进来一看,帅帐之中没人,李林与自己进来之后,并没有带着一个人进来,所以说现在帅帐之内就剩下了两个人,张辽与李林,张辽看了看四周,忽然说道“辽侯单独见某,就不怕某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哈哈…………这个某当然不会担心,虽然张辽将军乃是猛将,勇武过人,但是也是一个君子,当然不会行如此之事了…………”李林笑了笑。
 
    二人坐了下来,张辽很坦然,没有任何的拘谨,问李林道“不知道辽侯单独见某,是为了何事?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道“文远将军,今日之事你也看到了,希望文远将军不会挂怀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张辽咬咬牙,不会挂怀,这要是你麾下的将士,你也不会挂怀么,但是张辽脸上没有面色,对李林拱拱手道“辽侯深明大义,还能有独到之处激励将士,某十分佩服,怎么会挂怀呢?”
 
    李林笑了笑道“呵呵,文远将军过奖了,其实叫文远将军来,某是有一要事,要求与文远将军!”
 
    “某那是辽侯阶下之囚,又有什么能力值得刘和请求呢?”张辽笑了笑道。
 
    “呵呵!文远将军,你虽然被俘,但是已经在军中影响不小,今日若不是将军,恐怕就会酿成意想不到的后果了吧…………”李林很有深意的看着张辽。
 
    “今日所做,乃是某应该做的,若是今日矛盾激化,恐怕最后还是我曹军将士被辽侯麾下将军所杀…………”张辽道。
 
    “呵呵!还是文远将军是个明白人啊,既然文远将军心里已经明了,我也不多说废话了,文远将军,你可知道我军粮草已经告急?”李林摸了摸下巴的胡子,幽幽说道。
 
    张辽点点头,道“从这几天所用的饭食,便可看出来了!”
 
    李林点头,道“文远将军,
    “文远将军,这便是某要求你的事情!”李林面色一正,对张辽说道。
 
    “呵呵!”张辽无语的一笑,道“辽侯说笑了,莫非某还能给辽侯你变出粮食不成?”
 
    李林道“虽然文远将军变不出来粮食,但是前方的陈留城内,可是有不少的粮食啊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