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杨逸觉得他知道张勇该怎么进入特殊监区了既然

  张勇再次抹了一把鼻子,发现看了看手上的血,然后他回头走到了洗脸池前面,打开了水龙头开始洗自己的鼻子。
 
    杨逸跟了过去,极是惊讶的道:“怎么回事,我刚才没打到你啊,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流鼻血了?”
 
    张勇没好气的道:“天热,上火,这有什么好惊讶的,行了,流点儿鼻血而已就别嚷嚷了。”
 
    张勇的脾气比之前暴躁了很多,杨逸没再说话,他觉得张勇现在面临的问题够多了,着急上火的流鼻血也确实不值得大惊小怪。
 
    用凉水洗了一会儿鼻子,等血不再流出来之后,张勇随意的用袖子把脸上的水擦了擦,然后他沉声道:“我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打过野兽韦恩,所以回来是拿你练手找找感觉,恢复一下状态,所以下次再过招我们动真格的。”
 
    杨逸低声道:“勇哥,我能帮忙!”
 
    张勇一脸不耐烦的道:“我自己的事自己解决!还要我说多少次!行了,别说了,以后再也别说了!”
 
 第一百四十七章 飞跃
 
    好像又回到了刚开始跟张勇学习的时候。
 
    杨逸现在白天去特殊监区工作,下午和晚上就是和张勇过招,正如张勇所说的那样,他们动真格的了。
 
    杨逸感觉自己这段时间进步特别大,不过代价就是他身上除了脸之外没有一处不疼的地方,
 
    还是打不过张勇,这是肯定的,但杨逸却不再是可以让张勇轻松应对的对手,他需要驶出全力。
 
    有时候两个高手过招,一个只用了一下就把另一个给打倒了,真的不代表他们之间的水平就差了很多,高手过招胜负只在一线之间,而越是高手之间的对决,胜负也分的更快。
 
    连续一个月,杨逸没见过布莱恩,因为总是和布莱恩见面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,听听故事也算一个面前能说过去的借口,但总是泡在一起,那就肯定不正常了,何况杨逸和布莱恩的见面也根本没那么容易。
 
    现在,杨逸已经能对野兽韦恩下手了,因为欧文已经调走了三个月,现在是新的监狱长。
 
    现在杨逸完全得不到什么优待,好在也没人愿意招惹他,所以即使欧文走了,这日子也过的和之前差不了多少。
 
    除了杨逸心里越来越急之外。
 
    张勇到底想怎么解决野兽韦恩,杨逸到现在也想不明白,他问了很多次,但张勇就是不肯告诉他。
 
    张勇在调整状态,杨逸能非常明显的感觉出来。
 
    张勇的话越来越少,眼神越来越凌厉,所以到了后来杨逸也开始有意识的不再打扰张勇。
 
    从特殊监区回到了自己的牢房,杨逸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和张勇过招了,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。
 
    但是这一次,张勇盘腿坐在床上却没有下来。
 
    只是看了看杨逸,张勇突然道:“今天是几号。”
 
    “啊,今天是8月16号。”
 
    张勇长长的出了口气,沉声道:“是时候了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是时候了?”
 
    杨逸显得有些紧张,而张勇没有回答杨逸的问题,他只是淡淡的道:“我要回自己的牢房了,我要单独待几天。”
 
    杨逸小心翼翼的道:“你说到时候了是什么意思?勇哥,我拿你当兄弟,你也该拿我当兄弟,我不说帮你什么,但至少你告诉我到底想怎么做行吗?”
 
    张勇从上铺跳了下来,他紧盯着杨逸,沉声道:“到时候了肯定告诉你的,如果我死在了野兽韦恩的手上,就拜托你替我杀了野兽韦恩,但是我和野兽韦恩的决斗你不要插手。”
 
    伸手拍了拍杨逸的肩膀,张勇转身从上铺扯过了他早已打好的铺盖卷儿,然后站到了牢房门口,大声道:“长官!我收拾好了。”
 
    一个狱警走过来打开了牢门,张勇出了牢房,等狱警锁好门之后,回头看了看杨逸,摆了摆手,随即转身大步离去。
 
    看着张勇离开的背影,杨逸觉得他知道张勇该怎么进入特殊监区了,既然他能买通欧文让自己进特殊监区工作,那么张勇当然也能买通新来的监狱长或什么人进去工作,既然张勇能随心所欲的调换牢房,那他就应该能做到这一点,无非是花钱多少的问题了。
 
    就是不知道张勇打算什么时候动手,杨逸觉得应该就是在这两天了,或许就是他的工作被张勇顶替的哪一天。
 
    杨逸还是想帮忙,他不觉得张勇和野兽韦恩之间的恩怨必须一对一的解决才行,要干掉仇人那必须是用尽一切手段,能上多少人就上多少人,能用什么武器就用什么武器,和仇人进行公平决斗来解决恩怨才是最傻的选择。
 
    可特殊监区的清洁工只要一个人,也就是说如果张勇要顶替了杨逸的工作才能进入特殊监区,那杨逸就进不去了,他都进不去特殊监区,还怎么帮张勇。
 
    心里乱糟糟的,杨逸干脆开始练拳,直到他的心情恢复平静为止。
 
    现在想什么都没用,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 
    从下午练到吃晚饭,吃过晚饭杨逸又练到了晚上很晚的时间,一直到把自己练的劳累不堪,杨逸才得以能够睡着。
 
    谁是睡下了,杨逸却一夜都没有睡好,他的心里总是乱糟糟的,一直到了吃早饭的时间。
 
    到了餐厅,看到张勇已经坐在他常坐的位置上,杨逸的心突然就安定了下来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